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软银收购ARM会扼住中国芯发展的咽喉吗iyiou.com

2019-03-12 03:23:53

软银收购ARM会扼住中国芯发展的咽喉吗?

这不是笑话,也绝不只是产业地震那么简单,如果我们的有关部门不想办法搅黄软银对ARM的收购,之前我们走到一半的芯片国产化之路,基本上就算白费了。虽然宝贵的半导体设计经验仍具备价值,但指望国产芯能够在未来的物联、工业4.0大环境下遍地开花并发挥作用在彻底解决核心底层技术完全由他国掌控的问题前,基本上还是不要奢望了!

ARM不就是将国籍从英国换成了日本,能产生那么大的长远影响?如果回看一下这几年的中日关系走势,再展望一下未来几十年的产业发展需求物联和工业4.0无一不大量依赖芯片,继X86被列入到有条件封锁名单以后,ARM极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即使这一切也许并不是软银执意收购ARM的初衷。

我们不能控制自己的遭遇如果只单纯从商业角度分析,软银收购ARM可谓是再容易理解不过的战略布局了。随便列举几个未来有可能获得大发展的产业服务业机器人、工业智能生产、无人驾驶汽车以及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应用等,哪一样不需要用到芯片?尽管对于芯片的计算能力要求有高有低,但ARM除了在高性能计算方面(HPC)还尚欠缺火候外,其它领域可谓是完全覆盖、无所不能。更别忘记了,ARM在2012年与Imagination分拆收购了曾经独霸HPC领域的MIPS(老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翻翻)。从该笔交易中,ARM获得了MIPS在电信领域大量的技术专利,尤其还包括了后者一些比较有远见和创意的设计理念等。因此,我们并不能现在就认定,ARM在未来一定拿不出可以在HPC市场上与X86、Power、Sparc、Alpha等架构一决雌雄高端产品神威太湖之光可用基于Alpha的RISC架构勇夺全球,ARM作为全球使用广泛的RISC架构又有何理由做不到?

况且,为关键的是ARM作为一家IP半导体设计公司,储备了海量的半导体设计人才,这在未来人工智能将得到大量应用的世界,不是简单可以用钱就能衡量的资产。

还记得特斯拉今年初高薪请来前AMD首席芯片架构师、前苹果首席芯片架构师Jim Keller的消息吧?有关Jim Keller是何等神级人物,过去的《易评》已有过隆重介绍,有兴趣的友可以回阅,这里就不再赘述。提起该消息,其实是想说特斯拉汽车的卖点之一Autopilot(自动驾驶),就需要依赖强大的人工智能算法才能成功。而如果大家过去有仔细阅读每一期的《易评》,就会知道高深的算法其实如果能够利用模拟信号基于芯片来实现,那么其效率将远超基于软件的计算。Jim Keller加盟特斯拉显然就是奔着这个目的。

当然,算法越复杂,翻译成半导体芯片的难度也就越大。特斯拉看重的就是Jim Keller的,因此才促成了这样跨界式的挖角。而我们也都知道,软银之前推出过一个限量版的智能机器人Pepper,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软银对于未来机器人产业的憧憬和重视。可如果我们进一步把时间轴拉长试问,当家居、商务型服务机器人呈现百家争艳时,什么将会是帮助生产商实现差异化的关键?芯片和算法!一款机器人聪不聪明届时看的就是这两个指标了。所以,软银收购ARM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

可是,如果将分析视角抬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中国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还会是全球制造国,因而日本设计出的机器人,搞不好还是落下跟Pepper一样的下场,即:由富士康批量生产。富士康既然能为软银生产Pepper,自然就有可能为某国产品牌生产Popper,且后者一定会标榜用的国产芯,媲美国外同类产品全部功能,而价格更便宜这不是讽刺,是真的能做到的,中国并不缺乏软硬件人才!

然而问题来了,日本沉寂了二十年,如今将全部命运押宝在未来机器人产业上,凭什么要让中国弯道超车,利用成本优势把日本企业杀得片甲不留?既然制造成本拼不过中国,日本完全可以把专利成本给人为抬高,再不然干脆就禁止出口被特别定位为高尖技术的专利于是,任凭华为、龙芯等再怎么技术实力雄厚,拿不到专利授权,一切都成为空谈。我们当然可以继续偷着用,就像龙芯也是自己玩了好几年才终与MIPS和解。

可如此做法虽不会引发两国之间动枪动炮,但中国品牌从此想要走向国际就基本成为空谈。

其实,每当讨论芯片产业的长远发展,我们面临的挑战终归是不掌握任何核心专利技术这一关键问题。太平盛世下各国大力合作,一切欣欣向荣,什么都不必担心。就像我们过去也不会预见美国可能禁止出口高端X86处理器,可如今他们这么做了。所以在国家战略层面上,尤其是军队的安全问题上,强调和发展国产芯是刻不容缓的。

不过现在日本软银收购ARM,让我们面对的是未来国家战略性产业的竞争问题。虽比不上军队安全那么敏感,但成败能左右一个国家在未来几十年里的竞争力,因此不能掉以轻心。如果说我们的战略收购部门不能用商业手段搅黄这桩收购,那我们从现在起就必须要考虑国产芯片的新战略布局,譬如逐渐抛弃ARM,转而用保护过期的Alpha或者完全开源的OpenSPARC(说到这个要再次感谢SUN这家公司的伟大)等,两者同样都是RISC精简指令集,从ARM过渡难度不大,产品的跨度也可上可下。

至于开发中国专属的指令集架构(ISA)搞不清楚指令集、架构、内核等之间关系的友可以回看以前的《易评》则实属没意义。主要是全球化已经发展到今天这个水平,指令集标准已基本确立,即便是美国也很难再去强推一个全世界没有任何软件可以兼容的全新指令集,所以在当前次主流ISA下选一个会是较为明智的做法。

也许有些杞人忧天,ARM芯片的市场格局并不会因为总公司的换国籍而有任何改变。但从这一次的收购案中,我们确实明显看到了长期困扰国产芯发展的短板,而当年没有收购苦苦挣扎的MIPS也无疑沦为了一个巨大的遗憾考虑到MIPS的市场地位,美国当时极有可能会放行的。

放眼未来,如果我们还想在半导体市场上有一定话语权,想要保证关键专利授权不被外国企业禁足,除了一方面要继续努力提升自主人才的培养和储备外,另一方面应该考虑从侧面进攻的收购战略,即:不要去进行目的和意图都十分明确的收购,尤其是大规模的收购,而是应该采取类似谷歌、苹果、Facebook等巨头经常执行的、小规模针对人才和技术的初创企业收购,并尽量在不会引起别国有关部门重视之前完成投资。当这些公司的技术发展成熟后,即使仍可能需要获得其他大型半导体企业的基础专利授权才能维持,但考虑到新技术的价值,或能倒逼巨头不得不进行某种形式的交叉授权,亦或者不得不妥协某种程度上的技术合作总之,至少不至于被完全遏制。相信这一点韩国三星是有体验的。

我们正处于一个走向国际化的过程,很多国际上的资本游戏、专利游戏规则仍需要学习和适应。虽然欧美日的法律可以从文字上做到闭关锁国,但欧美日的企业却都是追求高利润的恶狼,它们不可能因为法律上模棱两可的禁售标准,就把自己产品全面封锁找出法律的漏洞是企业们高薪聘请大律师的基本目的之一。换而言之,如果我们游戏玩的好,不小心买到某些核心技术,或者在买到后,引发别国国会不满,施压企业,而企业因为毁约被迫赔钱,从而形成联盟抵制不合理法律等等则都是可以幻想和奢求一下的。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智慧社区-智慧社区头条新闻资讯
迎接O2O商超配送绝地突围的4个核心竞争力
2011年南京B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